中国户外代理行业变迁史,忆始祖鸟的从0到1

2022年11月,户外品牌三夫户外发布一则简短公告称,将收购户外代理公司上海飞蛙100%的股权。这宗交易在行业中并没有像三夫之前收购X-Bionic那样显眼,不过也算给持续多年的传闻做出了定论。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同样在2022年,进入中国多年但基本停留在越野跑圈子里的Salomon,影响力开始从户外跨入城市,成为了潮流的宠儿,它很多的新闻都与断货和排队有关。这种火热的场面,此前也发生在和Salomon一起随亚玛芬并入安踏集团的始祖鸟身上。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圈外人很难看出,这些正在沸腾的品牌和2022年底那宗平静的收购有什么关系。但事实上,在成为中国中产的消费图腾前,它们已经在这里存在超过二十年。这些品牌在中国的早期发展史,都和这次交易的对象上海飞蛙有关。这家户外代理公司不但帮助始祖鸟在中国市场迈出第一步,2013-2016年间,上海飞蛙还为Salomon和中国众多的户外店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

新世纪开始时,中国户外用品市场刚刚起步,本土品牌有限,总体供给短缺。当时的中国户外市场并没有现在这样诱人,因此代理公司充当起了国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的探路者,当时连The North Face和Columbia,在中国市场都需要代理商的帮助。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同一时代,一位名叫Jeffrey White的加拿大人(当时也是始祖鸟员工)看到了机会,带着一批始祖鸟产品从加拿大来到中国,并成立了上海飞蛙这家户外用品代理公司。那之后一段时间,始祖鸟和飞蛙互相成就。在飞蛙时代,始祖鸟在中国市场完成了销售额从0到1亿的积累,而飞蛙也借始祖鸟跻身为当时中国最优秀的户外品牌代理公司之一。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2013年,失去始祖鸟代理权成为了飞蛙公司发展的分水岭,从扩张到聚焦,最后飞蛙决定回归本质,把业务聚焦在少数细分领域,成为一家小而美的公司。

飞蛙背后的关键人物之一是苏杰。作为公司市场渠道的操盘手,她从2008年开始在飞蛙度过14年,几乎经历了飞蛙和行业起伏的全过程。随着三夫接手飞蛙,苏杰也淡出行业,这让她能从旁观者的角度,跟懒熊体育详细回顾上海飞蛙这一行业样本的发展史,分享并总结行业的经验教训。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苏杰用大半个户外职业生涯陪伴上海飞蛙,上海飞蛙则用大半公司史亲历中国户外代理行业的变迁。这份口述史,足够厚重。下面是苏杰的口述:

图片
拓荒时代

中国户外代理行业的大拓荒是随着新世纪一同到来的。世纪之交,中国户外装备市场几乎还是一片空白,只有奥索卡、探路者等几个叫得出名字的户外品牌,当然那个时候也几乎没有国外品牌把目光投向中国。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但你总得有货卖对不对?所以大家就去淘工厂的尾货甚至仿货。当时因为正品货源很少,户外市场到处都是仿货,我还记得当时的秀水街甲12号的The North Face仿货,就非常出名。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些非正常渠道的仿货至少传播了一个概念——去户外要穿户外的衣服。

图片
▲世纪之交中国户外市场还在被供给不足所困扰,国外品牌尚未对这个市场投入过多注意。

我就是在这个时代进入户外行业的。2001年,我加入GORE-TEX品牌在中国的戈尔(上海)公司。作为全球著名的科技面料公司,GORE-TEX于1996年进入中国,那时戈尔已经成了中国户外行业的一个信息和资源平台,能连接到很多户外行业的人和事。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那一年有一天,我在公司听同事聊天,说最近上海来了一个叫Jeff的加拿大人,带着一批巨贵的户外服装,在到处给人展示。很快,一天早上,这个Jeff就拎了两个驼包登门造访。Jeff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帅,特别有激情、说话非常快,他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从驼包里拿出一件冲锋衣。我们部门的4个人看到那件衣服都震惊了,因为当时GORE-TEX在中国只有OZARK、和Lafuma(通过品牌香港公司合作)等很少的几个合作品牌,不论设计、颜色还是做工,我们还真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户外服装。当时的感觉是“惊艳、前卫,户外衣服还能这么做!”

我们问他这件衣服在中国卖多少钱,他说4千多。当时我们的第一反应是:“这可怎么卖?”我们跟他说中国现在户外渠道销售的服装基本都是工厂尾货和仿货,你一件衣服卖4千多,太难了。但是Jeff看上去很有信心。通过这次会面,我们知道了ARC’TERYX这个品牌(当时还没有始祖鸟这个中文名字),而Jeff展示的那件最惊艳的冲锋衣,就是现在仍然在销售的旗舰产品Alpha SV。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Jeff全名叫Jeffrey White,来中国的时候还是始祖鸟的员工,喜欢攀岩、探险,当过摩托车赛手,是个真正的户外老炮。其实他2000年就带着ARC’TERYX产品在中国的户外店走了一圈,西安绿蚂蚁、杭州嘉禾、新疆的5445还有三夫这些当时的头部户外店,成了Jeff的第一批经销商。大家都知道这是好东西,但是觉得真贵,不知道怎么卖,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一开始很艰难,毕竟到处是几百块的仿品,而且户外消费者基数也不大。但架不住产品是真的好,产品的光环让ARC’TERYX成了户外店的镇店之宝,在一些店里,ALPHA SV都是装在玻璃罩子供起来卖的。就这样Jeff靠人肉从加拿大把货带到中国的方式,开始帮助ARC’TERYX在中国市场破冰。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图片
▲始祖鸟在中国消费者面前的首次亮相,是在西安绿蚂蚁这些户外店完成的。

2001年,Jeff成立公司“上海蓝冰”(BLUE ICE ADVENTURE CO, LTD,简称BIA,到2010年才改为“上海飞蛙商贸有限公司”,但依然保留英文名BIA,因为这个名字当时在户外品牌圈很有口碑)正式成为ARC’TERYX在中国的独家代理商,对市场教育来说,ARC’TERYX也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载体。另外由于Jeff对攀岩的热爱,公司同时还代理一些攀岩品牌,BIA通过这些品牌正式进入中国户外视野。

同国外市场的早期阶段类似,中国户外市场在发展早期是靠爱好者撑起来的。这些爱好者的运营方式不专业也不商业,幸运的是当时国内户外市场总体都在快速发展,行业可以边学边发展,飞蛙伴随着这股大势,销售业绩也稳步提升。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管理学有一个规律,当一家公司销售规模达到3000万的时候,公司需要在组织、运营策略、团队和合作伙伴等多方面升级。2008年飞蛙的销售额就差不多达到这个规模,Jeff也有想法扩大团队引进人才。巧的是这一年——是我在戈尔公司工作的第八年,我决定离开这家影响了中国户外历史的公司,寻找下一个职业目标。因为之前与Jeff和BIA的愉快合作,我们一拍即合,我就此决定加入飞蛙。

图片
在商场插上旗子

我进入飞蛙的任务之一是拓展销售渠道。虽然同时期飞蛙还代理了CRISPI、Black Diamond、Five Ten、Sea-to-Summit等其他著名户外品牌,但占业务最大头的还是始祖鸟。在此之前,始祖鸟的主要渠道是户外店,但户外店同时经销多个品牌,一方面店铺面积有限,店铺形象、陈列不专业,一方面始祖鸟品牌当时也没有开发统一的零售形象,在户外店中既不能很好地展示全系列产品,也很难呈现品牌形象。户外店渠道已经很难帮助这个行业中售价最高的品牌,向消费者传递“我是最好的户外服装”的信息。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从宏观看,当时的中国户外行业发展太快了,在六七年的时间里,行业每年销售都有至少50%的增长,本土品牌及国际品牌纷至沓来,户外店渠道已经无法承载户外市场的膨胀。与此同时,商场渠道的快速崛起,却承载了户外行业的发展溢出。

当时的行业巨头The North Face和Columbia,都选择商场作为主渠道。始祖鸟要取得更大的发展,就要进入商场渠道。我记得特别清楚,2008年7月我第一次参加上海飞蛙举办的始祖鸟2009春夏期货订货会,我对照样品和产品手册,发现包括背包、攀岩用的安全带等在内,品牌的SKU达到700多个,我觉得是时候让始祖鸟“单飞”了。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我们的策略是把品牌商场渠道拓展首先锁定在东北,东北当时是中国体育服装仅次于北京的大市场,而且气候和始祖鸟的产品很贴合。其次是华北、西南等重点户外市场,北京、上海等运营成本高的市场放在最后攻克。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我开始给这些市场的目标经销商朋友们挨个打电话,但是很多人和我当年的第一反应一样:“那么贵怎么卖?”、“产品线那么窄怎么支撑商场保底销售?”

当中有一个例外。一家叫百文的长春经销商主动找到我们。当时百文已经是东北规模很大的户外品牌商场渠道经销商,代理了The North Face、Columbia、Jack Wolfskin等品牌。他们拿出一个很大胆的方案——三年内开出20家始祖鸟店,因为当时百文创始人之一的陈实总经理很看好这个牌子。他对我说,始祖鸟很难做,但是非常有前途,关键是要管理好市场、守住价格,确保经销商有利润。所以为了避免经销商之间打价格战,发挥规模优势,百文当时提出的条件是包揽整个东北市场。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这个计划对我们也是很冒险的,因为东北是户外鞋服销售重镇。我们没有贸然答应,但在和陈总一起对百文团队和东北市场做了一次详细的考察后,我意识到陈总的想法是对的。飞蛙同意了百文的东北商场渠道发展一揽子计划,双方正式结成合作伙伴。

我们把全中国第一家始祖鸟的单品牌商场店放在大连的友谊商场。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看中友谊商场,因为它比较老派,商场层高很低,商场里基本看不到拥挤的客流。而且当时拿到的位置在The North Face店对面的中岛位置,面积只有20多平米。我希望始祖鸟先进入环境和客流更好的卓展,而且是边厅。但是陈总提醒我:“你现在玩不起。”同事也说服我不要小瞧大连友谊,它的客户质量实际相当优质。我掂量了一下,知道飞蛙能够承受的投资有限,而且始祖鸟这样专业的产品线是否合适商场卖还是未知数,综合考虑,我们就把第一家商场店落在大连友谊。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进入商场后,很多工作都要从零开始,比如店铺的形象设计。始祖鸟创立伊始的品牌理念是用产品说话,每一次市场推广的费用,最后实际都是消费者买单,不如把预算省下来砸到产品研发里,给消费者提供最好的产品,用口碑传播品牌。所以始祖鸟在国外的店铺非常简朴,商场也不是始祖鸟在全球各个市场当时的重要渠道,这就导致它没有现成的商场店形象设计方案。

事实上,商场店的设计和户外店差别很大,户外店那种把服装一竿子大侧挂,一竿子大横挂的摆货方式,在商场是不行的,商场店的布置非常需要技巧,要通过动线和产品摆放讲故事。最后的解决方式是我们找到了一个专业团队,为始祖鸟在中国的商场店铺设计了一套零售形象,并得到了始祖鸟公司的认可。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图片


▲始祖鸟在中国的首个商场店开在大连友谊商场。

还有一个问题是货品。当时进口品牌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不能及时交货,商场1月就要全部换春夏新衣,那边产品还没发出来,店里没办法只能等,非常煎熬。而且户外服装一般是春夏和秋冬两季产品,但是商场需要四季更新,所以户外产品在商场就只能重复卖。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尽管困难不少,但在货品不是很充分的情况下,这家店居然没有亏钱,年营业额达到百十来万。而且进店的消费者大概只有50多个,说明人均客单价很高,平均一个人消费两、三万。大连友谊店的业绩说明,始祖鸟不断改善的产品线和到货时间可以逐渐支撑商场渠道的运作,这也给了合作双方更多的信心。第二年,始祖鸟在长春开出第二家,第三家店之后真的开进了卓展系统,就这样,商场店很快就铺开了,最快的时候始祖鸟在整个北方市场一个月开6家店。

事后回顾,始祖鸟能取得不错的销售业绩,有几个重要的因素:

• 首先是正确的商场渠道决策。一是先放掉南方市场,从北方开始突破,南方卖不动羽绒服那些厚的产品,营业额上不来,就支撑不了店面。二是在北方我们没有首先选择北京市场,而是从东北市场入手,渠道成本相对更合理;另外我们选择了百文这个非常优秀的合作伙伴,作为飞蛙的第一个商场渠道伙伴,百文把始祖鸟经营的非常好,始祖鸟现在在东北卖的这么好,离不开百文打下的底子,这也就是为什么安踏接手始祖鸟之后,仍然继续和百文保持战略合作;三是我们没有乱开店,我到现在都讲开店不要多,你见过哪个奢侈品开店开的多的,一定要重质量,核心市场一定要有旗子插进去。在整个开店的过程中,要耐得住寂寞。随着始祖鸟店在核心商场不断出现,不少新的经销商都找上门来要求合作。我们一直都没有乱,坚持跟当地合作伙伴配合,等待合适时机进入目标商场。这样经销商才能信任你,才能长期合作。

• 另一个原因是我们为始祖鸟品牌设计了一套经销商渠道体系,这也是我们最成功的地方。当时比较常规的方式是品牌会在一个市场(通常是一个城市)授权一个独家经销商,但是我们的做法是按照销售渠道进行了划分:户外店,三夫户外连锁店,商场店。并且坚持户外+商场两条腿一起走,没有像其他一些品牌一刀切地放弃户外店渠道。同时我们针对不同的销售渠道制定了不同的经销策略。概括起来就是:户外渠道城市独家,商场渠道区域(省,跨省)独家,在此之外,对三夫这个连锁的户外店,我们进行了单独授权,符合条件的三夫连锁店铺在任何一个市场都有经销权。具体而言,即使一个城市有好几家户外店(三夫除外),但是对于这个城市的户外渠道我们只选择一家授权经销。而对商场渠道,虽然一个城市会有不少商场,但在当时的市场条件下,一个城市适合销售始祖鸟的高端商场可能只有一、二家,而开店是需要规模效应的,所以让经销商突破所在地开店成为必然;另一方面,商场渠道的经销商通常跟大型连锁商业单位进行合作,比如东北的卓展和大商集团,他们走到哪里,经销商跟到哪里,为了确保始祖鸟在同一商业单位的品牌形象、价格、合作条件的统一性,避免恶性竞争,跨城市跨区域授权势在必行。因此商场渠道的授权是区域独家。随着实体渠道不断开拓,飞蛙很早就关注并开始了线上业务,所以销售体系里还有一个线上独家的设置,我们独家授权了一家代运营商。坚持线上+线下多渠道并存,各渠道独家授权的这套体系保证了各经销商的利益,避免了内耗,所以不管后来始祖鸟如何变迁,这套销售系统和系统内的优秀合作伙伴都一直延续了下来。

• 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围绕始祖鸟优化代理的品牌,引进了和始祖鸟互补的品牌和品类。(同时为了聚焦放弃了一些户外配件品类,这些品类相对服装品牌而言,属于小品类,费时费力又创造不了太大的销售成绩。)因为始祖鸟当时不是“head to toe”(从头到脚)的全品类品牌,没有鞋类产品。但很多高端消费者的购物习惯是在一个店采买从头到脚的商品,就不用再去别家买了。所以当时在始祖鸟的店里,需要鞋品。早在2005年,飞蛙就拿到了意大利户外鞋CRISPI的中国区总代权。当时CRISPI在意大利是个小众品牌,但是产品非常好,外观设计简洁,纯皮手工制作,而且难得的是适合中国人的脚型,CRISPI无论是风格还是价位和始祖鸟都非常搭。在始祖鸟开店之后,我们把CRISPI也装进了店里,搭配售卖的效果很不错。所以现在可以看到现在很多年龄大一点的消费者,穿始祖鸟的标配就是CRISPI鞋。在这个过程中,飞蛙把CRISPI从一个非常小众的户外鞋品牌在中国市场推到了徒步鞋领导品牌的地位。这个鞋现在也成了很多人口中的“户外神鞋”。

总的来说,那些年国内经济大环境和户外行业都在持续增长,飞蛙也坚持了正确的经营策略,打造了一个优秀、高效的团队。各种因素下,始祖鸟的销售一路增长。我一直认为,始祖鸟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产物,缺一项都不可能。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图片
▲CRISPI也是飞蛙的成功案例。

图片
不断地得到,不断地失去

2013年,对上海飞蛙是个转折点,始祖鸟在中国的销售额超过1个亿。同一年,品牌在全球的销售也达到2亿美元。我知道的信息是,之前因为体量比较小,在被亚玛芬收购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始祖鸟都得以单独运作。但当始祖鸟的业务达到一定规模,亚玛芬就开始介入了品牌的经营。也就是在这一年,亚玛芬收回了我们在中国的始祖鸟总代权,直接自己经营。

这个决定很突然,也让我们很受打击,毕竟始祖鸟是Jeff和飞蛙一手带大的,而且占据飞蛙70%以上的生意额,但是这个决定已经无法改变。当时亚玛芬并没有马上终止和我们的合作。在2013到2016年,双方采取了一种过渡期的合作模式,即亚玛芬全线接管电商和商场渠道,户外渠道继续由我们来管理,我们的身份变成亚玛芬旗下三个户外品牌始祖鸟、Salomon和Suunto户外店渠道的代理商。因为当时始祖鸟的业务涉及一百多个户外店,亚玛芬需要我们来帮助管理这个渠道。欣慰的是,亚玛芬继续沿用了我们之前的渠道策略,而且在市场推广、店铺升级、产品供应和品牌宣传等方面上了一个大的台阶,真正在C端打造出始祖鸟高端的品牌形象。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这三年,亚玛芬度过了在中国市场的实习期,始祖鸟也完成了平稳过渡。但对我们来说,这三年是煎熬的。在被收回代理权前,我们只剩下CRISPI这一个支柱品牌。失去始祖鸟总代权的影响同时也波及到CRISPI。虽然在过渡期开始的时候,CRISPI还能留在始祖鸟的商场门店,但是随着2015年始祖鸟推出鞋品,CRISPI不得不逐步撤出所有的始祖鸟商场门店,因为CRISPI的品类不足以支撑单独开店,飞蛙的业务一下出现断崖式下跌。这三年正好是中国户外持续增长的时间点,但是因为我们和亚玛芬有协议,不能代理始祖鸟的相关竞品,所以失去了不少机会。总之这三年飞蛙是很艰难的。

但现实总要去面对。在失去始祖鸟代理权后,我们需要新品牌来填补失去始祖鸟的真空。所以我们开始进行品类布局,我们延续了选择品牌的一贯宗旨——“只选择每个品类的领导品牌”,选入不少新品牌,从KUHL到Petzl,再到Five Ten,以及DYNAFIT(中文名雪豹,是德国专业滑雪和山地竞技品牌)。这些品牌的产品都非常好,但都没有能够填补始祖鸟的空缺。有些是市场时机不对,有些是品牌产品更新过速的问题。比如DYNAFIT曾经一年内换掉大概一半的SKU,KUHL甚至换掉过80%的产品,这意味我刚卖得好产品到第二年就没了,补货都补不了,这对经销商是致命的。当然也有些是我们自己操之过急的原因,总之新引进的品牌基本全军覆没。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反思之后,我们决定把不盈利的品牌全都终止,将业务聚焦在盈利品牌上,先让公司保持盈利,把精力放在户外鞋这个品类。我们留下了两个盈利良好的鞋类品牌CRISPI和AKU,同时继续寻找新的产品和品牌,让飞蛙成为一家小而美的公司。

任何事情都有尽头。2022年,飞蛙和三夫顺利完成收购交割。在这之前,我本人以及飞蛙和三夫大概合作了二十年,三夫占我们的生意份额很高,三夫的鞋品销售里,飞蛙代理品牌的权重也很高,我们和三夫之间可以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被它收购也算水到渠成。收购之后,飞蛙可以独立运营,团队有了更高的平台,CRISPI品牌也有了好归宿,我觉得对于上海飞蛙来说算是善始善终。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图片
代理生意要跟上时代

在我们失去始祖鸟的时候,中国户外品牌代理这个行业也在发生变化。我个人认为中国户外行业大概可以分为两个十年,一个阶段是2000年前后到2010年前后,还有一个阶段是2010年前后到现在。后一个阶段虽然整个行业还持续着两位数的高增长(相对于其他国际市场),但因为通胀、房地产价格高企、人员成本快速攀升等原因,户外品牌在中国市场的运营成本变得越来越高。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拿到一个品牌代理权不难,但难的是,现在运营品牌的投入是第一个阶段的N倍。同时中国的消费者行为也在加速分化,一方面消费者年轻化,年轻的消费者对户外产品的诉求在发生改变,购买基本不在传统的户外销售渠道产生;另一方面电商起来,线上渠道极大冲击了线下渠道。这几方面原因对整个户外代理行业影响很大。

以电商崛起为例,我们和其他户外代理公司或多或少都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水土不服。一个原因是整个户外行业缺乏电商人才。因为户外不是一个大产出的生意,回报相对慢,吸引不到太多人才。我几乎没有见过在线上和线下两边同时能运营得很好的户外代理。还有一个原因是积压库存的清仓,海外直接采买、淘宝店低价销售等因素,导致线上销售价格混乱,对实体渠道造成了冲击,有些品牌因价格混乱被实体渠道放弃,业务不得不几乎全部转到线上,变成一条腿走路。有些品牌虽然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要花费漫长的时间代价去修复与实体渠道的关系。

所以第二个阶段,与我们同时代一起打拼的代理公司,销售和利润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缩水。好在我们及时刹车,严格管控货源和全网价格,用时一年让我们代理的品牌回归到多渠道销售的良性市场环境。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虽然现在时代变了,但代理户外品牌仍有机会,前提是品牌选择和营销策略要跟上时代的变化。

在选择品牌上,以前代理公司可能更多会选择全品类的、知名的品牌。但这种品牌该来中国的都已经来了。现在户外消费正在年轻化,Z世代年轻人消费是多样化的,所以我觉得现在可以选一些小众、有个性的品牌,它也许只专注在一个品类里面,但不管是鞋,还是小到户外吸管,产品都可以做到极致。比如三夫代理的神秘农场(美国户外背包品牌)和Danner(户外鞋靴品牌)都是大钱看不上的小品类,目前发展得都很好。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其次和品牌合作签订的时间要够长,不能一年两年,因为品牌的运营成本不断增加,市场培育需要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投入,所以投资回报期也会变长。

另外这些年我的感悟是,找品牌一定要找跟自己三观合的、门当户对的。比如CRISPI就没有资本介入,是一个家族企业,从爷爷到孙子经历了三代,他们的目标就是能把企业和品牌做得长久并且能够传承,这很符合飞蛙的价值观。要选就要选这种想把产品做好,对中国市场有想法但是又没有野心和实力去自己运营中国市场的品牌,这种品牌背后没有大资本,每年有个位数的增长就很开心。CRISPI跟我们合作了16年,从来没想到要来中国自己运作,在国外这种小品牌还有很多。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最后我想说做户外行业还需要“心法”。户外是慢生意,同时户外从全世界看都不是一个大市场,体育的服装可以从三岁就穿,户外不行。但是热钱就是快进快出,所以户外留不住热钱,一些热钱不了解这个情况,经营了一段时间只能撤退。比如滑雪行业,借助前两年的冬奥行情,涌进来多少热钱?但是很多拿到了钱的品牌也并没有在市场上表现得很好;还有这两年沸腾的露营市场,挣到钱的并不多。

曾经有一家国际户外服装巨头找过飞蛙,要我们帮他们做户外店渠道的代理,我们没有接。因为我们知道,这个品牌的背后是巨大的资本,他要给市场和股东交代。我相信人只能挣到你的三观和认知能力允许你挣的钱。我们就这么大的公司,吃不了一个巨无霸,所以不管是做代理还是做品牌一定要知道“Who you are”。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图片
▲苏杰。

因为不断被问到,稍微说点题外话。现在始祖鸟和Salomon都进入安踏时代,安踏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大公司,这些品牌也进入了一个大投入、大产出的新时代。疫情这三年,始祖鸟都在持续增长,说明安踏做的是对的,其中走时尚路线是推动力之一,但我希望看到始祖鸟在时尚化的同时能继续保持它的先锋性。

始祖鸟ALPHA SV在1996年出道的时候,可以说是横空出世,同时创新了户外服装设计和制作的多项技术,其中的一项压胶技术把当时传统冲锋衣22mm的压胶改成了13mm,一下子让冲锋衣变得更轻更软更透气,始祖鸟的专业性和技术感其实是其先锋性的一部分;Salomon当初曾经是最好的越野跑品牌,有趣的是,Salomon现在出圈靠的已经不是它原本的专业属性“越野跑”,而是“潮”,但“潮”来得快去得也快,有能力才能跟得上。

我有一个疑惑是,这两个品牌正在逐步放弃专业户外渠道。我认为户外店和商场消费人群的重合度并不高,两条渠道可以相得益彰,失去户外店渠道,品牌的户外专业属性怎么传递呢?作为一个真心喜欢这两个品牌和参与过它们在中国成长的老户外人,希望未来安踏能带领始祖鸟和Salomon继续在产品上不断进化,延续始祖鸟在中国创造的奇迹。

因为户外行业的相对小和慢,这些年户外代理行业的新进入者不多,到现在留下来的代理商也好、渠道商也好,都是具有户外精神的人,或者说是热爱这个行业的人。对热爱户外的人来说,“任何的时代都是最好的时代”,户外代理行业永远会为他们留一扇门。GOFE运动时尚潮服展

最后我想感谢飞蛙,感谢我户外职业生涯一路相伴的团队和合作伙伴们,致敬所有推动中国户外行业发展的参与者。身处户外行业和这个伟大的时代,我深感幸运。


文章来源:懒熊体育


  1. 联系人:GOFE飞飞
  2. 电话:021-61158195
  3. 手机:18616572829
  4. 邮箱:shea@lisoexpo.com

行业资讯

精准配对

版权所有 上海傲展会展服务有限公司 沪ICP备16045154号-17
Copyright ©2021 Inc. All Rights Reserved.